画地为牢免费未删节由白刃在喉第一时间更新
恶趣小说网
恶趣小说网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校园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好看的小说 青春放纵 慾虐成爱 邪神风流 兽人老公 远古狂情 三人成狼 梅开二柱 女王时代 名妓苏婉 海盗生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恶趣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画地为牢  作者:白刃在喉 书号:37110  时间:2017/7/31  字数:4276 
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下一章 ( → )
小二将桌上的烛台点燃,询问了一番客人有何吩咐,见李绩摆了摆手,这才带上房门出去。

  脚步声渐远,一直矗立在桌边的李绩猛然伸手撑住桌角,然后缓缓坐在凳上,这一举动仍是引得口裂开的伤处一阵锐痛,下意识的抓住衣襟,待觉得痛楚平复了些,李绩顺势伏在桌上闭目养神,哪知疲惫之下神志不由自主的模糊了。

  半睡半醒间听到有房门推开的声音,李绩眼睫一动,已是暗中凝神,在察觉到对方接近自己时突然睁开双眼,面撞进了一双点漆的眸,许是因着烛光的跳动,那双从来都是平淡无波的目中好似焰火般扑朔离,平添了几分幽邃。

  秦颜移开目光,轻道:“怎么就这样睡了?”

  李绩直起身,随手理了理衣摆才道:“今途中费了些精神,你怎么也不早些休息。”

  “嗯。”秦颜应了一声:“这就要去休息了。”

  李绩心中疑惑,刚要抬头询问,却见秦颜突然伸出手来拉自己的衣襟,事出突然,李绩一怔之下,秦颜已经将外衫扯到了肩下,见她还要动手,李绩连忙握住秦颜的手腕,目光镇定道:“你这是何意?”

  “不必惊慌。”秦颜将手中的绷带举至李绩面前,平静道:“我知你与山贼一场恶斗,伤势复发,眼下不过是来为你包扎伤口而已。”

  这般说法倒好似自己受了轻薄,李绩一阵失语,在秦颜之前,他从未被人这般豪迈的剥过衣裳,这已是二次了,此刻若出言计较反倒显得自己扭捏了,于是只得侧首装作漠视般点了点头,将手松开了去。

  见李绩不说话,秦颜接着开始帮他除衣,军中多有伤兵病员,这事她早已驾轻就,反倒是李绩有些不习惯这种处于被掌控的状态,就着起身的动作道:“我自己来。”

  秦颜也就由他,待李绩去了中衣,果然见到他前的绷带已渗出了血迹。秦颜目光一沉,便要动手去揭他的绷带,因是绕在身上,秦颜微倾身,一手攀住他的肩头,一手自后背解开绑着的结,这样的姿势仿佛是情人间的拥抱。李绩面色微动,偏头去看靠在肩侧的秦颜,见她目光专注的解着绷带,丝毫没有察觉到姿势的不妥,无声之中,李绩向来冷毅的目光好似罩了一层薄辉,光彩滟滟,终是融在了一片灯火晕黄下。

  夏日本就有些闷热,秦颜几番动手之下已出了些薄汗,发丝顺着气贴在脸侧,李绩看了,便下意识的抬手去将她的发拨开,秦颜只觉脸上一凉,惊异之下力道便下重了些,李绩指尖一颤,头顺势低下,却仍是让肩侧的秦颜捕捉到了那声微乎其微的低。眉头微蹙,秦颜干脆利落的将措手不及的李绩按到身后的上,嘴巴咬开瓶,然后把药一股脑的倒在了伤口上,察觉到李绩的身体僵了僵,秦颜动作稍滞,沉声道:“以毒傍身无异于兵行险招,杀人一万,自损八千,终究是饮鸩止渴,于自身颇有害处。”

  李绩未有言语,房中一时静谧,秦颜默默的将伤口包扎妥当,正替他着衣,却见李绩已经开始起身整理衣衫,待一件件的整理妥当,李绩才缓缓道:“初时并未得知,到后知会时,已是屡次救我于危难,有时候毒若用的好,未必不可以救人。”若不是幼时便开始服食一定剂量的毒药,使自身对一般的毒药起到以毒攻毒的作用,在他被先皇责罚的那一夜,恐怕就已经毒发而亡。

  秦颜目中微黯,半晌才道:“在宫中时,我曾听一些老宫人说起过瑶妃,是一个清冷如莲的女子。”

  乍然听到母妃的封号,仿佛十数年的光被拉近到触手可及之处,李绩的眼神随着烛光一动,渐渐想起那个眸如烟的女子,即便隔了许多年的烟雨风尘,记忆中华衣高髻的女子依旧清冷如霜。他的母妃,确实如人们所说的那般如莲清雅,目光中总有种百花凋尽的寂寥清虚,便也显得人越发卓然疏离,哪怕是自己也不敢与她亲近,若不是那一次,李绩也不会知道他的母妃会替他用这种方式在后宫中安身保命。

  秦颜微低头,见李绩想的出神,稍一迟疑,方道:“珍惜眼前,把握将来,过去的事便过去了,明还要启程,早些歇息吧。”

  李绩点点头,目送秦颜出去了,待听到房门阖上的声音,李绩和衣而卧,头脑不多时便陷入了昏沉,却久久无法入眠,一些明明已经过了很久的事情与感受纷纷浮上心头,纷无章,几乎淹没了他的意识,在许多年后的这一夜,李绩脑海中复又响起了母妃从前的告诫,人最薄,情又如何,终究是破,生当绝情,无惧无患。

  清早,李绩走下大堂时,秦颜已经等候了有些时候,啜着一杯清茶,显得有些悠然。

  见李绩面走来,秦颜放下茶杯道:“出发前还要准备些干粮用品,你可需要些什么,我好去采买。”

  李绩淡淡扫过秦颜一眼:“一起去吧。”

  秦颜微怔,随即点了点头道:“好。”

  出了客栈,正赶上早集,初时人还不多,两人并肩走在城镇的街道上,偶尔留意一些摊贩上的物件,倒也十分怡然。

  秦颜李绩二人皆是简为上的个性,需要采购的东西不消片刻便买好了,往回走路过瓜摊时,秦颜挑了个不大不小的西瓜,付好钱转身时发现李绩一直等在一旁,青衫广袖,安静的与周遭的喧嚣浮华格格不入。

  秦颜无由来的觉得有什么东西梗在心头,却见李绩嘴动了动,声音被街道另头一阵嘈的人声所盖过。

  “住手!”

  一道尖利的女声响起,那嘈声瞬时平复不少,却也吸引了不少行人驻足,秦颜下意识抬头去看,隔着十几道家丁打扮的人影,秦颜远远窥见一个绿衣女子被围在其中,俯身似乎在维护着什么。

  “是昨天撞到你的绿衣女子。”凭着战场上练就的过人眼力,秦颜头也不回的对李绩说。

  眼神不大好的李绩闻言看了秦颜一眼,见她的注意力已被重新吸引过去,也跟着默默围观。

  “退开!”那绿衣女子又是一声厉喝,倒真有几分魄力,竟将那些家丁喝退了数步,这一下让秦颜看清了她一直护在身下的人,是名书生打扮的男子,卧躺在地,灰蓝色的儒袍上依稀可见血迹,看形势,想必是那些家丁下的手。

  那男子一动未动,也不知是不是晕了过去,只听见其中一名家丁对那绿衣女子道:“被这种见利忘义的小人出卖,小人只是替小姐不值,妄想讨个公道,小姐可莫要再被他所骗。”

  那绿衣女子静静听完,却是冷笑一声,目光咄咄道:“即便被骗也是我自己的事,你是何身份?偏要由你来替我做主!”

  那家丁一愣,讪讪笑道:“是老爷吩咐下来,说这穷小子竟敢偷窃府里财物,少说是要打断手脚的。”

  “行窃?”绿衣女子轻笑一声,不紧不慢道:“不是我私逃在先么?他予你们消息,你们应当感恩戴德才是。”

  家丁这才忆起方才说错了话,生怕家丑外扬,一时也不敢再接话。

  那女子再没有看那家丁一眼,只是缓缓蹲子,作势要去扶起书生,一旁的家丁看了上前阻止,绿衣女子当即袖摆一挥,狠声道:“休要我。”

  这四字声声冰冷,落地铿锵,那些家丁见那女子目光通红,竟有玉石俱焚的意思,再也不敢擅动,只得在一旁静待情形。

  将那书生扶起靠在肩头,女子目光低垂,仿若耳语般低道:“不忠不孝,枉顾人伦,父母虽是嫌贫爱富,但自幼待我宠爱有加呵护不尽,细想过来,后若回想起今时作为,难逃后悔自责。”

  话音稍滞,那女子似想通了许多,低叹一声道:“是我错,只想与你天涯海角,却未曾想过世事坎坷,你有你的抱负,我亦有我的牵绊,如何能一走了之,人生在世,但求心安理得,单凭情之一字,却是远远不够的,你这般做,是要我恨你么?”

  绿衣女子这样一问,秦颜一眼瞧见那书生落在身下的手轻轻一颤,只一下便再无动静。

  那女子似无察觉,依旧自顾道:“你有时候真的很聪明,有时候又极笨,我若是像你做出告密这等事来,定不会正大光明的站在这里任人指责打骂,你是这样不想令我为难,我怎能不懂,可我还是会伤心啊。”

  语落,一直未有动作的男子缓缓抬起头来,踉跄着退开些许距离,望着绿衣女子不发一言。

  绿衣女子见男子终于不再逃避,淡淡笑道:“自古忠孝两难全,你替我选了孝,我却是个贪心的人,不论后有多少困难险阻,我只要你一句话。”

  女子说完,定定看着男子,似在等他答话,过了许久,就在绿衣女子叹气转身的刹那,男子猛然伸出手,拉住了女子的衣摆,一字一句道:“一年,等我一年,我定要明媒正娶你过门。”

  原本消逝的光彩一点一点重新聚集在双目中,明明落了泪,绿衣女子却是面笑容,好笑道:“我这人私奔都做得,等你一生又何妨。”

  男子目震惊,绿衣女子却是头也不回的走了,那些家丁顾忌绿衣女子不敢再找麻烦,纷纷跟着离去,偌大的街道霎时空阔下来,秦颜若有所思的看着独自矗立在街头的男子,无情者伤人心,若让一个本是多情的人变得无情,最先伤的便是自身。

  “走吧。”李绩提醒道。

  秦颜蓦然回神,眼中仍残留莫名的悱然忧虑,她始终放不下李绩独自一人,但又能如何呢,他想要与之白头偕老的人不是自己,可即便如此,她仍愿意等二十年,待江山事了,用尽余生陪伴他,哪怕他心中没有她。

  李绩当她是为方才的事所扰,长久以来的习惯令他不知该如何开解,略走了两步,回头时见秦颜仍在原地,迟疑片刻道:“东西分我一些。”

  愣了愣,秦颜这才想起自己手里抱着一堆方才买的物事,因做下了决定,心头放松之下,秦颜目中黠光一闪,伸手将抱在怀里的西瓜推给了李绩。

  沉闷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碧油油的西瓜,李绩突然觉得很后悔。

  李绩走的很快,随着来往的行人渐多,秦颜几次被挡退,待李绩察觉不对转身时,秦颜正在人群中隔着数步之远看着自己,这一眼仿佛隔了天涯,李绩不喜欢这种感觉,让他没由来的烦闷不安,待他回过神时,自己已穿过往来的人,抓住了秦颜的手腕,将她拉到了自己跟前。

  秦颜有些迟钝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顺着握的手去看李绩,就在李绩被这目光看的不自在的时候,秦颜细心的吩咐道:“西瓜要抱牢。”

  “知道了。”

  咬牙说完这句话,李绩不着痕迹的握紧了秦颜的手,低道:“人多,不要与我走散。”  wWw.eQuXS.CoM
上一章   画地为牢   下一章 ( → )
将军媚极品王妃特训闺秀异界暴走状态反贼太古神魔诀巡狩大明极品书生混大异界之吕布的武极神通
画地为牢免费未删节由白刃在喉第一时间更新,《画地为牢》最新章节:第七十二章免费阅读,恶趣小说网是画地为牢全文阅读首选之站,画地为牢无弹窗精心整理出未删节画地为牢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