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娃免费未删节由高阳第一时间更新
恶趣小说网
恶趣小说网 耽美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短篇文学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校园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乡村小说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好看的小说 青春放纵 慾虐成爱 邪神风流 兽人老公 远古狂情 三人成狼 梅开二柱 女王时代 名妓苏婉 海盗生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恶趣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李娃  作者:高阳 书号:39773  时间:2017/9/7  字数:3542 
上一章   3.无日不醉(2)    下一章 ( → )
  阿娃方寸大,失去了主意,郑徽怎么说,她怎么答应,匆匆地由张二宝护送着,骑马赶回鸣珂曲。

  于是,郑徽一个人做了素昧平生的刘三姨的上宾。她听说郑徽正在斋戒,特为叫厨子备了素筵,一面吃,一面谈长安丧葬的风俗。郑徽都默默记在心里,因为他觉得刘三姨的话不错,李姥一死,主持后事在他是责无旁贷的,那就得先把一切情况,个清楚。

  饭后,刘三姨叫一名侍儿,把他引入一所槐荫小院去午睡。郑徽骑了一上午的马,原也有些累了,但心中有事,无法合眼。他在想,李姥真的死了,阿娃当家,自己就可以安心在西堂住了下去,这是个意想不到的好转变…

  一个念头没有转完,他忽然省悟,痛恨自己用心卑劣,以期望别人的不幸,来解决自己的生活,这是多么可的想法!

  然而,他跟李姥究竟没有多少感情,她的生死并不能引起他的太多的关切,他只能从阿娃身上去想——李姥跟阿娃亲如母女,看到阿娃刚才那副惊惶焦忧的神情,可以想像得到,李姥一死,对于阿娃必是异常沉重的打击。为了阿娃,他衷心祈望李姥能够化险为夷。

  想是这样想,希望究竟是渺茫的。他忽然想到,李姥真的去世了,他以什么资格来替她办后事?是半子之谊的女婿的身份吗?五姓家的子弟,替三曲的假母发丧服孝,这不成了笑柄了吗?

  为了阿娃,别人笑还不要紧,只怕风声传到父母耳朵里去,那就糟了!他想,落魄至此,已大不孝,再做出有辱门楣的事来,那真是杀身不足以赎其辜了。

  想到这里,他非常不安:“李姥千万死不得!”他一遍遍地在心里说。同时,急于想回去看个究竟,便起身回到客厅,向刘三姨告辞。

  “再等一等吧,算时间该有消息来了。”

  郑徽勉强又等了半个时辰,看看已经偏西,再等下去,坊门一闭,断绝通行,今夜怕赶不到家,所以执意要走。

  “也好。”刘三姨说:“我派人到西市去赁一匹马,让郑郎骑了去。”

  “西市离此不远吧?”

  “就在东面。”

  “既不远,我自己到西市去赁吧。”郑徽又踌躇着说:“绣怎么样呢?”

  “犊车太慢,她今天赶不到家了。歇一晚,让她明天回去好了。”刘三姨答说。

  事情就这样安排了。刘三姨派人领着郑徽到西市,在驴马行赁了一匹马,由那里的人跟着,赶回平康坊。

  到了鸣珂曲李家,下马一看,双扉紧闭。正有些奇怪时,门上有样东西落入眼帘,触目惊心——那是一把大锁!

  郑徽惊疑并,抢步上前,想从门里张望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却又发现锁眼已用泥土封住;这一来,除非把锁敲掉,就是有钥匙也不能把锁打开。

  那表示了什么?表示李家全家不是偶然出门,而是出门以后不再回来了!

  一想到此,郑徽眼前金星迸,头如针刺般焦躁慌乱。这太不可思议了!他疑心自己在梦寐之中,或者错了地方,把眼睛使劲地紧闭了一会儿,重又张开,定神看一看,一点都不错!从去年第一次惊,一直到这天上午伴着阿娃出门,记忆历历在目,再也错不了的!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斜无语,门庭寂寂,谁也不能为他作答。

  “郎君!”跟来的马夫,等得不耐烦了“请给了赁马的钱吧!给了钱,我好走。”

  一句话提醒了郑徽“我仍旧得回群贤坊!”他急急地说。

  “不行了!你听,快收市了,今天赶不到群贤坊。”

  果然,东市收市的铜,已经响了。接着就得关闭坊门,开始宵;到群贤坊有十五里路之远,不是片刻之间所能到达的。

  “但是,”他问马夫“你呢?你不是也要赶回西市?我赶不到,你不是也赶不到?”

  “我不回西市。”马夫答道:“在东市,我们有同行,我在那里歇一晚,明天回去。”

  郑微不再多说,付了三百钱,让那马夫跨马自去。

  而他自己,茫然无主,简直快晕倒了!扶着墙壁,勉强支持住,从一团丝样的意绪中,总算找到了一个线头:问一问左右邻居,先把事情清楚了再说。

  于是,他叩开了左邻的门,向那应门的中年汉子问道:“请问,间壁李家的人,都到哪里去了?”

  “搬走了。你不知道?”

  “什么时候搬的?”

  “午前。”

  “搬到什么地方?”

  “这就不清楚了!”

  “你想,李姥会搬哪里?”

  那中年汉子似乎觉得他的问句十分可笑,摇摇头说:“我们跟李家没有来往,一点都不知道。”

  郑徽无法再问下去,道声“谢谢”垂头丧气地转身离去,脚步沉重得像拖着一副钦命要犯所戴的脚镣。

  他不辨东西地往前移动着。一抹余晖曳出他的长长的身影,这使他忽然警觉——天色将暮,得找个宿处才好。

  到哪里去呢?他站在十字路口,茫然无主;阿娃已去,韦庆度已死,还有王四娘家阿蛮,一个多月前为新科进士量珠聘去;在平康坊,他已没有一处熟悉的地方,可以托足。

  想不到裘马翩翩,观光京国,不到一年的工夫,竟至于无家可归。天下虽大,竟至于难觅容身之地!一念及此,他忍不住眼眶一酸,几乎凄然泪落。

  自然,平康坊多的是勾栏人家,不愁无处可宿,只是一则他万万不可能再有偎红倚翠的心情;再则,他身上所有的钱,连一夕头之费都不够,便只好另打主意。

  于是,他重又曳动沉重的脚步,毫无目的地往前走去。离开平康坊,来到东市——东市北口的两扇大木门,正被慢慢地推动,将要合上,郑徽直觉地抢上几步,从门中挤了进去。

  身后的木门,被关闭了,落闩下锁,发出迟滞沉闷的声音。非常奇怪地,那种一点都不好听的声音,反使他的心情安定了下来,既然今夜已不能离开东市,便只好在东市打主意找宿处了。

  东市也有酒楼,酒楼也可以留宿,甚至于招胡姬荐枕。而此时的郑徽已失却去光顾的资格,他仅能找到一家简陋的旅舍,权度一宵。

  三杯浊酒,一盏孤灯,郑徽经历了平生第一个凄凉难耐的夜。

  经过一段五中如焚、昏不明的时间,就像灰尘落地静止了一样,他才开始能对这一整天的经过,细细回忆。

  只要稍一细想,郑徽就如大梦初醒。一切都是预先安排好的,李姥态度的转变,原亦可疑,却为自己所忽略了。信了李姥的好意,便不能不尊重她的意思去烧香,肯去烧香,便必然中了调虎离山的恶计。一步错,盘输,懊悔嫌晚了!

  这是一场梦,梦得太离奇了些。

  这是一场戏——作为一场戏看,他不能不佩服李姥的提调,角色整齐,场子紧凑,是一场好戏。

  然而,阿娃演得太出色了!从她转述李姥的好意开始,一直到在刘三姨家接得李姥急病的消息,所表现的那副方寸大的神情,无不是绝妙的做作。如果阿娃不是演得那样真,稍微一丝破绽,他就决不可能被骗得在这场戏终了以后,才知道是“戏”!

  这太残酷了!郑徽不敢相信,阿娃竟是这样一个深沉得不可测的人!他从头细想,她的一颦一笑,以及脉脉无言中所的私心喜悦的爱意,即令是做作,难道竟无一丝真情?如果有一丝真情,又何忍在他已走到山穷水尽之际,还下得了那重重一推——推他落入深渊的毒手?而且在下此毒手之前,又是如此地声不动!

  “这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其中一定有个他所意想不到的原因,找不到李家的人,可以找刘三姨问一问。”

  这是他整夜苦思以后,所得到的惟一的一个主意。

  人是非常困倦了,但无法睡;,不知惊醒多少次?好不容易听见晨钟初动,他再也不能留在上了,匆匆起身,付了宿费,守在东市西门口,等宵解除,立即赶往群贤坊。

  十五里路,他是走了去的,因为身上的钱,连赁一匹马都不够。

  起身以后,连一口水都没有喝过,七月的阳光,就是在早晨也很强烈,郑徽又渴、又饿、又热、又累,但一个希望支持着他能忍受这些苦楚,他确信他必定可以从刘三姨那里,对这件不可思议的怪事,得到一个解答,或者打听到李姥和阿娃的动向。

  两个时辰的工夫,终于到了群贤坊,认清了刘三姨家,他举手叩门。

  好久都没有人答应,他大喊:“刘三姨,刘三姨!” wWW.eqUXs.cOm
上一章   李娃   下一章 ( → )
李娃免费未删节由高阳第一时间更新,《李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恶趣小说网是李娃全文阅读首选之站,李娃无弹窗精心整理出未删节李娃全文阅读。